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油菜花開

袁作軍

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四瓣黃色花片,環繞着兩三柱花蕊呈“十字”對稱排列,幾十朶圍成一簇,幾十簇圍成一株,千萬株圍成一片,千萬片圍成花海!……這就是油菜花。
   自古以來,文人墨客多鍾情于梅花、牡丹、菊花,溢美的詩文,連篇累版,而油菜花卻不大入得了他們的法眼。油菜花,多俗氣!多土!翻遍較常見的古詩,也有提到菜花的,但都不是什么好事。“兒童急走追黃蝶,飛入菜花無處尋”,宋代楊萬里,只是把它作爲一種襯托的顔色而已;“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唐代劉禹錫在這里,是極其貶低菜花的,把無才無德的朝廷小人比作菜花……我想,如果菜花是人,他們會不會鳴冤叫屈呢?
    菜花不是人。它們是人類的楷模。千百年來,無論是否有人首肯、讚美,它們都一如旣往地站在廣大的土地上,不卑不亢,展開緑葉、開放花蕊、放飛清香。花開花謝之後,它們又獻出黑色的籽粒,供人們搾油,然後融入人們的生命里!百姓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看看,油菜是多么聰明,只有施捨了生命的精華,它們才會永遠被人們記住,被人們靑睞。它們才會子孫繁衍!
    梅花、牡丹、菊花,不可謂不美,入詩入畫,賞心悅目。但是,嚴酷的現實是,絶大多數人沒有見過這些花的眞身!爲什么?有句俗語道破天機:“好看孬吃!”有誰聽説過梅花果、牡丹果、菊花果嗎?沒有。所以,飲食人間煙火的老百姓,跟那些無病呻吟的文人騷客決然不同,還是更喜歡菜花!
   陽春三月,如果有機會登高遠望,一定看得到江漢平原的曠野上,小小花片連城的海洋,盪漾起伏,無邊無際,滿目金黃,清香撲鼻。忙碌的蜜蜂歡快地起舞。就是那么不起眼的油菜花,它們無意苦爭春,卻輕易地佔領了整個春天!它們不需要讚美,卻用怒放的生命譜寫了浩瀚的贊歌!
   溫暖的清風吹過,陽光下的油菜花嗖嗖地叙説着什么。只要我們認眞地去傾聽,是一定能聽明白的: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是啊,油菜花捨出的是黑色的蒴果,得到的是數以億計的農夫對它們的栽培和呵護,得到的是任何花朶都無法企及的領地和領空!

作者袁作軍:湖北荆州市作家協會會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