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瓦爾德海姆夫婦的中國情

深痛悼念已故聯合國秘書長、奧地利總統夫人伊麗莎白.瓦爾德海姆
作者:習國燕——奧地利聯邦交通創新與科技部中國事務顧問、奧中經貿促進會副會長、奧中低碳城市國際合作工作組奧方組長

   接到我先生電話傳來的瓦爾德海姆夫人逝世的消息時,正是我在荷蘭海牙剛開完高科農業技術會議的晩上,是離老夫人2月28日過世後第四天,先生説這是老夫人大女兒麗瑟洛特的意思,等國燕會議結束後再吿之,不要影響和中斷會議,能趕得上媽媽的葬禮。
     放下電話,淚水像缺堤洪水般地涌出,失去親人的痛刀割般地難以承受。我拿出電腦翻看着照片文件里老夫人十幾年來與我們相處的美好回憶,無數次在維也納的家庭聚會、生日聚會、母親節、聖誕節,她在阿特森湖區的家等等,我的兒子亞歷山大從兩個月開始在她懷里嬉笑到兩歲,以及她爲兒子親手編織的毛衣毛褲,歷歷在目,越看越傷心。第二天我啓程回到維也納,帶去了自己深痛的問候,也帶去了中國駐維也納聯合國特命全權大使史忠俊閣下的問候和對老夫人的悼念。麗瑟洛特一身黑服,嚴重感冒和失去母親的痛苦讓她滿臉憔悴,但她卻像她的母親那樣,永遠那么優雅,那么氣質非凡。麗瑟洛特對中國朋友的問候特別感動,她説母親逝世後媒體和喪禮所用的照片,大多數都是我和先生拍攝的,母親生前最後的一段視頻,也是前不久中國中央電視台“一帶一路”攝製組在家里拍攝的。總統府和家人決定老夫人的葬禮定在3月9日在維也納中央公墓舉行。


老夫人生活有節關心政治
  在和麗瑟洛特對擁相抱問候時,她吿訴我自己嚴重感冒了,不能傳染給我,我們緊緊地握住手,那一刻,我倆都深深地知道,我們還欠老母親一個交代,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協助母親完成父親的傳記,還沒有來得及收集整理完她父親在擔任奧地利駐外使節、外交部長、聯合國秘書長和奧地利聯邦總統期間與母親一起跟中國的友好往事。我們四目相對,眼里閃着悲痛,深藏着遺憾。
    我相信老夫人和老總統一定在天國相遇了。
    2015年9月6日,我和先生、妹妹帶着孩子去老夫人阿特森湖邊的家陪她度假,那時她已94歲高齡了,還堅持每天下水游泳四次,夏天游泳鍛煉是她的最愛,對那么講究儀表,時時刻刻保持着端莊優雅容妝的她來説,已經有一套獨有的保持髮型和妝容的泳姿。我們陪着她回憶,陪着她做女紅手工,陪着她硏究各國廚藝,陪着她做園藝。她喜歡閲讀,孩子們給她定了各種報刋雜誌,她時時刻刻關心着全球時事,關心着世界和平發展,關心着戰區難民的生活。在阿特森居住的夏天,她的晩餐總是在八點以後看完電台新聞播報完以後進行,每天晩餐都要喝一小杯紅酒,她説這個習慣已經保持了七十多年了。我曾經打趣問夫人,是什么秘訣讓她94歲還保持着那么好的肌膚和容顔,她説她堅持用有品質保障的護膚品,堅持游泳,最重要的還是每天要有好的心情,要關心他人,要多做善事。


    她喜歡小孩,每年婦女節、復活節、國慶節和聖誕節,她會組織奧地利前內閣政府成員的夫人們,也會聯繫一些身邊的朋友,安排一些公益攤位,出售平日里她們自己製作的果醬,手工編織的玩具,手工製作的擺設和聖誕節餅乾等等,這些攤位的東西不標注價格,客人可以免費拿取,也可以隨意捐贈,所得所有款項都捐給婦女兒童組織。如果人們留心,會回憶起以前在維也納聯合國總部、皇宮和維也納市政廳廣場等地,都留下過老夫人忙碌的身影。爲了這些産品,她從來沒有浪費過自家果園的一顆水果,全部做成果醬,送給需要的人,或留着義賣給貧困的孩子們上學,所有熟悉她的朋友都習慣性地給她收集空瓶子,洗好烘干給她做果醬備用。她有時間的時候總是身披薄毯,喜歡坐在湖區的客廳里不停地編織各種她認爲別人也應該會喜歡的小帽子和襪子等等,用這種力所能及的方式傳遞人世間需要的包容、理解、尊重、友愛和分享。
    回到維也納的公寓,她喜歡邀請些朋友到她家,共同策劃各種公益事業。爲了便于工作,她90歲了還想開車外出,被兩個女兒勒令禁止,寧可義務做她的司機配合老夫人的計劃。翻開筆記,記載着2015年9月6日,我和妹妹陪老夫人在阿特森湖邊散步,她指着湖邊的一把長木椅説,我們到那坐坐吧,那是他丈夫瓦爾德海姆最愛看湖的角度,椅背上刻着他丈夫’’Dr. Kurt Waldheim’’的名字。老夫人握着我的手説:’’孩子,人的一生一定要活的有意義,我雖然活了快一個世紀,但感覺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我已經忘記了很多事情,正在試着一點點記録下來,我跟庫爾特約定過,我要走在他前面,沒想到結婚六十三周年的時候,他還是把我孤獨地留下先走了,我很想念他。庫爾特走的時候麗瑟洛特跟你還在中國,一轉眼快十年了,要是當初庫爾特病危時答應麗瑟洛特取消中國的行程,他走的時候女兒就能守在身邊了。’’
爾德海姆一家的中國情結
  在阿特森陪伴老夫人的那些日子里,她回憶了很多往事,特別是她丈夫在聯合國擔任秘書長和回奧地利擔任總統期間,陪同丈夫多次訪華的往事。第一次是1972年8月,應中國外交部部長姬鵬飛邀請他們夫婦抵達北京,成爲首位正式訪問中國的聯合國秘書長。老夫人對周恩來總理評價極高,説周總理那時候已經生病了,但他是那么溫文爾雅,英俊瀟灑,他們有共同在法國生活的經歷,有很多共同的觀念,他們一見如故。老夫人還談起和毛澤東、鄧小平、喬冠華、黃華、凌靑等會見的細節,以及對蔣介石、宋美玲、印度甘地等人的印象。她娓娓道來1971年以前中國一直沒有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而是台灣蔣介石政權代表中國,直到1971年10月25日以後才正式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

(2017年3月12日)周恩來總理接見瓦爾德海姆夫婦

   庫爾特·瓦爾德海姆是著名外交家,曾任奧地利外長、總統(1986—1992)、聯合國第四任秘書長(1972-1982)。他重視個人外交的作用,在任期間曾與當時158 個成員國中大多數國家的元首及政府首腦建立了密切的個人聯繫。他視維護世界和平和人類幸福爲聯合國的首要使命,爲維持大小國之間的平衡,促進南北對話,保持人們對聯合國的信任進行了不懈的努力。1982年1月27日,瓦爾德海姆被授予“聯合國和平奬”,2007年6月14日,因突發心臟病,醫治無效,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去世,享年88歲。
   老夫人曾回憶説,1971年12月21日他丈夫生日那天,在中國的支持下被安理會推薦爲聯合國秘書長,十年任職期間他對中國很重視,評價也很高。1974年在聯合國接待了鄧小平。1976年12月,由於中國的繼續支持,聯合國大會表決通過瓦爾德海姆連任秘書長。1976年1月8日,周恩來總理在北京逝世。聯合國爲了表示對周恩來的悼念,決定爲周恩來的去世下半旗一周。對這樣史無前例的舉動,有的成員國代表以“此事沒有先例”爲由表示反對。瓦爾德海姆擲地有聲地説:“爲了悼念周恩來,聯合國下半旗,這是我決定的。”
   出于當時的國際環境,1981年因中國反對他丈夫第三次連任,連續16次投了否決票,他知道這是鄧小平“一否到底”的指示。中國時任常駐聯合國代表凌靑對他誠懇地表示,“中國堅持的是原則,中國的態度不是針對你個人的。聯合國成立只有36年,你一人就擔任了10年秘書長,這已經是很高的榮譽了。中國支持第三世界秘書長候選人的做法是合情合理的。” 凌靑説:也許是一言驚醒夢中人,瓦爾德海姆連連表示:“完全理解中國的立場,我決定退出競選。”
  儘管如此,他丈夫對中國依然非常友好,1994年還帶她去訪問了中國,她丈夫臨終前還在用行動支持中國,囑咐大女兒不要因爲他病危而取消去中國出席世界環境日的公益活動。結果他們眞的沒有再見面,2007年6月14日,她女兒正在上海出席我們的晩宴時接到了父親去世的噩耗。
  2016年,爲了支持中國“一帶一路”攝製組的工作,她攜大女兒麗瑟洛特和小女婿卡拉斯.歐特曼(責任地歐盟議會副主席)分別接受了攝製組的採訪,對中國的改革開放和“一帶一路”的舉措給予了高度肯定和評價。這段視頻是老夫人生前最後的影視資料。他們是中國人民眞正的朋友。這個採訪結束後不久,老夫人被診斷爲癌症,95歲的她還在堅強地與病魔鬥爭,一共接受了18次化療。兩個女兒和好友一直輪番照顧着她,終于,她帶着對兒孫的留戀,對丈夫的思念,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2017年3月9日下午,老夫人的葬禮在維也納中央公墓Karl-Lueger-Ged?chtniskirche敎堂舉行,她將長眠于總統墓穴。主持者讚美瓦爾德海姆夫人在相夫三十多年的外交生涯中,一直是她的祖國奧地利的偉大代表,是人們心目中永遠的聯合國第一夫人,奧地利第一夫人。奧地利聯邦總統亞歷山大.范德貝倫夫婦,前任總統海因茨.費捨夫婦,和親朋摯友等數百人出席了吿別儀式。奧地利各大媒體以’’奧地利偉大的代表’’命題報道了老夫人的去世。 (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