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同學聚會

江春風

難得回趟老家過年,聚會的電話一個接一個,高中同學聚會,小學同學聚會,這不,初中同學聚會的電話又來了。有心不去,邀請的同學抵死相邀:“本次聚會,參加的都是本地成功人士,認識他們對你好處多多,將來家中父母有什么需要相幫的,一個電話就能幫你搞妥帖,而且這次聚會大部分同學都是冲着班花你的面子來的,如若你不參加,那我以後也別想在這小地方混了。”
    到了地方纔發現,一幫大老爺們就我一個女生,旣然來了,走肯定是不禮貌的,好在聚會的第一個流程是吃飯,我一到就直接開始了。酒過三巡,劉三顛着大肚子過來敬酒。説實話,我對劉三並沒有什么好印象,當年成績全班墊底不説,十幾歲的人了還整天拖着兩行大清鼻涕,更重要是從初二開始他就對我緊追不捨,上課扔情書,放學路上直接帶人堵我,報吿給老師,處罰了幾次也沒見到什么成效,聽説初中畢業後拉了一幫人出去搞工程,現在已是幾百個人的建築公司老總。禮節性的同他干了一杯,劉三非要再喝第二杯,説好事成雙,我不同意,劉三直接一把攬住我的腰,手指頭還乘機在我腰身捏了捏。因爲房間內空調太熱,我脫了外套,此時我僅穿着一層薄薄的內衣。我臉紅了,但又不好意思發作,只好勉強地又同他喝了這杯。
    劉三剛回座位,李四就過來了。李四當年仗着家中有實力,在學校是個不折不扣的小混混,連老師都避他三分,現在還是一事無成,靠在街頭收保護費維持生活,更是拘留所里的常客。這樣的人近不得也遠不得,我站起來同他干了一杯,第二杯拒絶的話還沒出口,李四直接伸手在我屁股上來了二下:“怎么?瞧不起哥?”我能感覺到臉上要漲出血了,快速地一口將杯中酒喝干。“這還差不多。”李四邊説邊拿手在我屁股上揉了揉,“不好意思,打痛了吧。”同學們哈哈大笑,沒人譴責李四。
    就在下一個同學起身敬酒之前,一個高大帥氣的身影端着酒杯出現在我身旁:“美女,我來敬你一杯。”“領導,你怎么在這?”我忙不迭地起身。“我正好陪客戶吃飯,見到你順便過來敬你一杯。”領導一本正經。我同領導干了一杯,他發話了:“我看你同他們都喝了二杯,我們也來喝個雙杯吧!”“領導,我眞的不能再喝了。”我説。“怎么?不把我這領導當回事是吧?”領導一邊説着話,一邊伸手過來摟我,手指還有意無意輕輕拂過我高聳的胸部。這下我徹底地火了,“啪、啪”就給了領導二巴掌:“你們都覺得姑奶奶好欺負是吧,姑奶奶今天還就不陪你們玩了呢。”説完扔下酒杯施施然離去。此後,同學們有聚會再也沒人邀請我。
    節後回城,我在同學群內發了一張我與老公的合影,照片下留言:“看看我家領導長的模樣”。

作者江春風:江蘇張家港市錦豐鎮江蘇聯冠高新技術有限公司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