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冰凌視覺小説與影視正能量

宗元

今年的熱門電影《愛樂之城》是一部今晩極有可能贏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的佳作。能有這樣出色的成就,首先應該歸功于它的本子好。劇本、劇本,乃一劇之本。而電影,必須有個好的故事、好的枝幹,這棵大樹才能豐茂。《愛樂之城》的故事不曲折但很抒情。它感傷,溫馨,憶舊卻不乏引人向上的思考。特別是在今日美國,心緒有些低迷的觀衆和讀者需要這樣的故事,雖然它的結局不是大團圓。好的故事能替讀者和觀衆代言;愛,不只能爆出火花,也允許無疾而終。
    只有好的故事主幹、富正能量的情節有時候也不能保證電影出彩。因爲這里面還有一些幾乎是宿命般的技術要求,那就是好的小説或者好的本子要有視覺性,要適合電影或電視藝術的呈現形式。
    近二十年來,“視覺表述”成了大衆流行文化呈現的新傾向。文學的發展也要緊跟時代。以好萊塢爲例,很多出色的作品皆改編自小説。什么樣的小説能變成好電影呢?這是一門學問。文學作品有的適合視覺呈現,有的卻不然。這里面當然有題材和體裁的關係,但有時最偉大的世界名著也未必就適宜搬上舞臺和銀幕(熒屛)。舉個簡單的例子,近半個世紀以來,簡·奧斯汀的作品幾乎每隔幾年就走上銀幕,而比她偉大得多的文豪但丁、歌德的作品卻鮮有“觸電”。
    我們生活在一個全新的“讀圖時代”。視覺表述、視覺小説、視覺日誌、視覺文化深入人心。它們的影響力無遠弗屆,甚至遠遠超越了書籍、報刋和傳統媒體。這其實是一個視覺人類學的文化命題。
    早在攝影術和電影剛發明的百年前,人類學界或者學術界就開展過到底是文字描寫有力還是圖像展示有力的爭議。當年傳統學者看不起視覺科技認爲圖像是“花活兒”,只有文字功夫才是正宗。但當時新誕生的攝影術卻宣稱眼見爲實,一幅直觀的圖片的力量遠勝千言萬語的描述。當時的爭議衆説紛紜莫衷一是。今天時過境遷,雖然學術界仍然崇尙文字版本;但是超越學界,在老百姓心中影視的影響力不言而喩,當然喜歡看電影比喜歡讀書的人多。
    眼下是電影和電視稱王的時代。那么,什么樣的作品適合改編、能變成電影電視呢?經過長期探索,從視覺認知理論的角度分析,我們認爲,符合這一條件的文學作品本身應具有形象性,其故事要有適宜視覺呈現和適合改編的特點、有時事關懷和人文溫度,同時還要有觀衆喜聞樂見的形式和話題性;它最好能透露出時代心聲並切近大衆的脈搏。
    因爲硏究學術命題,筆者最近通讀了海外作家冰凌的小説,發現他的作品具有很強的上述特點。巧合的是,在閲讀的同時,我也不斷得到消息,冰凌的很多小説作品恰如我所預料的那樣得到了導演和編劇的重視。其中有的被搬演到了舞臺,有的被改編成電影和電視劇,有的則被考慮以多媒體形式呈現。這是一種可喜的現象。
    冰凌是位以小説創作爲主的作家,但是他被改編成上述以視覺形象呈現的作品就有話劇《回頭之後》;電視劇《向昨天吿別》《關於分杯子》、電視系列短劇《嘻嘻哈哈》;電影劇本《同屋男女》《無花果》及《旅美生活》《老莫》《馬林蘇》《伍子胥》等等。
    爲什么冰凌的小説得天獨厚,受到影視界的特殊關注呢?我以爲,這應該和他的藝術追求和呈現方式有關。首先,冰凌是個非常注重現實生活、充滿了表達激情的作家。他的作品有觀衆緣,其題材大衆喜聞樂見,這是思想性的基礎。其次,他的作品內涵非常明快清晰,語言活潑、脈絡分明,人物對話本身就有強烈的戲劇性和觀賞性。第三,冰凌是個有舞臺意識的作者。他最早是以寫話劇嶄露頭角,因而他非常注重作品的情節和戲劇衝突;有高潮意識,能夠抓住懸念、扣動讀者的心弦。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冰凌寫作時鮮明的形象思維意識。他的創作中自始至終有形象在,他的人物有肖像感,他刻意雕鑄出性格鮮明的人物置放在劇情中,使他的作品富舞臺感並凸現出豐滿的鏡頭意識。
    上面談的是其形式和搆思上的優勢,另一方面是冰凌作品善於用視覺形象突出展示其內涵,營造氣氛、烘托效果,製造全景式的視覺呈現。他的作品能夠從下意識和潜意識的角度引領關注,強化觀賞性並做到感官上的耳濡目染;恰如一種復調的音樂,有多個聲部並全方位影響受衆的感官接受。除了用情節和主題來表述故事,它們更以形象來“感-染”曁強化由感到染的心理過程,用潜移默化的力量奏功。冰凌的作品力能移人,也能移風易俗。這是一種眼下我們大衆需要的正能量,也是一種清新難得的藝苑新風。
    冰凌作品善用情節、細節、動作和形象昭示主題。其形象活栩、典型、常給人以過目不忘之感。冰凌的故事少説理,但以情動人,達到以少勝多,敎化社會和風俗的效果。冰凌説故事,着重腳踏實地,立足草根卻不乏高大上;特別是冰凌自己的生活經驗非常豐富。他生於上海後童年卻陰差陽錯輾轉到福建,經歷過文革、上山下鄉、工人、記者、洋揷隊到美國、著名作家、企業家、海歸老闆等等身份。冰凌的小説往往奇情魔幻且有着鮮明的時代性和個人印記。冰凌作品也有着旖旎的異國情調和獨特的思考。他本人就是一部有聲有色的傳奇。百科全書式的閲歷使他的作品往往有史實的視角和旋律;而他也喜歡以小見大、見微識著的方式呈現主題,故他的作品非常有觀衆緣,爲各種類型的讀者和受衆群體所喜聞樂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