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剃龍頭”

呂世申

小時候,每年農曆二月初二,男的都要“剃龍頭”。我家姐、兄、弟、妹5個孩子。我爸爸只管給我們兄弟三人“剃龍頭”。
    記得我8歲那年,我們家還在遼寧省法庫縣秀水河子鄉馬家窩堡村呂家窩堡屯住呢。早上剛吃完飯,東鄰居二哥、村會計呂世清到我家找我爸爸給他“剃龍頭”。一邊剃着頭,二哥一邊講:“今兒個是‘二月二,龍抬頭’的日子,也叫‘靑龍節’”……爸爸和他有説有笑。不一會兒,二哥的頭髮被剃得光溜溜的。我心想:“這就是‘剃龍頭’呵”。
   當爸爸給哥哥“剃龍頭”時,剛剃第一刀,哥哥“唉呀!”一聲喊“疼。”我扭頭往外面跑,看也不敢看一眼。
  不一會兒,哥哥像小和尙似的從里屋出來,眼睛挂着淚痕説:“爸爸叫你進屋!”
   我毫不情願、帶着懼怕,只好坐在板凳上等待無法躱過去的“剃龍頭”。
   只見爸爸拿過媽媽的舊圍裙,抖摟兩下,接着,把圍裙放在右大腿上,拿着剃頭刀,在圍裙上“嗖嗖”磨上幾下,然後把圍裙罩在我的脖下、胸前,揮刀開剃。儘管我自己閉上了眼睛,努力做到挺住的架式,但是,沒想到,那刀,緊貼頭皮往下剃、往下刮,是那么疼痛,疼痛得難忍。我竟然本能的逃到外邊。爸爸大聲喊我,我不得不回來接着“剃龍頭”。
   剃完頭,奶奶用溫水給我洗頭。奶奶看我疼痛的樣子,心疼得流出了眼淚……
   後來,有了“洋剪子”(推子),轉年再“剃龍頭”,一點兒也不疼了。
   爸爸給我“剃龍頭”這件難忘的事兒,仿彿就在昨天。

作者呂世申:黑龍江省明水縣工商局

 

 

 
 
 

 

 

返回主页